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2020-06-14收藏量742825人已阅

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街头层层叠——Canon(左)挑选了地理位置方便、多人行经的私家街奇灵里放置巨型层层叠,短短一小时已吸引大小朋友驻足玩耍,谁说这裏只是一条港铁西营盘站的必经通道?(杨柏贤摄)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栏杆设计——「拓展公共空间」早前主办街道栏杆设计比赛,得奖的设计被製成「样本」(prototype),并于明天在公家街石塘嘴「山道」展出一天。若同类型的活动是与私家街合作的话,通过与业主及街坊沟通,这些样本或有可能成真,街道的栏杆从此不再单调了。(受访者提供)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长期保存——龙籍腾表示在公家街办完社区活动后,装置都要拆除,但在私家街常丰里,彩色栏杆挂上盆栽的风景可以继续保存。(鲁仲豪摄)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植物交换平台——有些私家街缺乏管理,废置物无人理会,一刻社区设计馆把常丰里裏已荒废的报纸档改造成植物交换平台。(黄嘉希摄)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活动试验场——Hermion认为太子台的人流偏低(low link)及使用度不高(low place),但它位处中环至半山自动扶手电梯侧,而且街道宽阔,有潜力成为举办凝聚社区的活动试验埸。(受访者提供)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街坊投选——一刻社区设计馆让常丰里街坊一人一贴纸投选出心仪的栏杆设计,让使用此街的人行使其使用权。(受访者提供)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与街坊共同创造社区 私家街变「客厅」招待公众

到访私人地方时,外来者例必先要办访客登记手续。但有些私家地方,却打开大门欢迎公众过来,视大家都是「自己人」。

有提倡街道文化及公共空间的组织,看中「私家街」不受政府监管的特色,以这裏作为凝聚社区的试点,把活动搬到街头,发展「社区客厅」,让大众知道,小朋友玩耍场地不一定是公园,野餐地点也不一定是郊外,为街道赋予更广阔的定义。

查看政府的「地理资讯地图」网页,私家街就是隐藏在那些标记着私人地段的红色虚线框框之中,全港私家街的数目根本无法数清。根据《建筑物条例》,私家街道就是根据租契、特许或其他方式从政府取得而持有的街道,或政府批予通道权的街道。简单来说,因为属于私人地方,即政府不会引用一般公共街道条例去监管,因此不会有官方统计资讯。除非有私家街的路牌,或经发展商精心修葺,否则私家街看来跟一般公家路分别不大。若非特意查询街道持有人的话,莫说平日行经的途人,即使是楼上住户都未必察觉到有何不同;甚至有些业主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是街道拥有者之一,因而没有好好管理,令某些私家街因缺乏修葺而衍生卫生问题。

直接与业主沟通搞活动弹性较大

针对以上问题,政府于1986年发起收回及修葺私家街道的计划,把166条私家街道纳入收回名单,至今有70条已经收回修葺,87条因牵涉赔偿问题从计划剔除,其余9条仍待相关部门评估。1993年变成「公家街」的土瓜湾鸿福街,是其中一条被政府收回的前私家街,而有趣的是,记者问了几个在土瓜湾土生土长、年过半百的街坊,他们都对鸿福街「由私家变公家」一事不知情,也有街坊依然像昔日般「担櫈仔」在街道中央「吹水」甚至BBQ。

非牟利组织「拓展公共空间」曾于多个公共空间推动地方营造实验,包括公共公园、公家街道、私人发展公众休憩空间等等,透过不同活动把公共空间打造成一个凝聚社区的场所。惟公家空间监管严格,举行活动时需要遵守很多规条,申请时亦要跟多个官方部门周旋,动辄费时一两个月。反观在私家街举办活动就相对简单,省却繁複的官方手续,可直接与业主沟通,弹性较大,有可能成为一个长期举办地方营造的实验场所。

拓展公共空间的地方营造总监林伟瀚(Joshua)和公共关係总监黄佳能(Canon),拿着使用多次的纸皮巨型层层叠(Jenga),放在私家街奇灵里。奇灵里在港铁西营盘站B3出口外,为市民大众必经通道,成功吸引途人驻足玩耍。小朋友用这些Jenga砌屋、玩骨牌,他们不用每人手拿一部游戏机,也毋须有设施的公园,而是就地取材自行创造游戏。Canon和Joshua利用私家街向公众展示街道的「有机性」,即是街道不止具通过或行车的用途,而是可由用家自行定义,更灵活变通。「根据公家的规划意向,小朋友玩就要去公园,规划很死板,其实我们不缺乏休憩空间,街道已有相同功能。」Canon说。Joshua更把私家街比喻为一个「社区客厅」,功能自定:「私家街是住户的私有空间但不封闭,像客厅一样可以邀请公众来玩。」

为街坊度身订做设施

一条私家街是否适合发展为「社区客厅」,最重要是环境是否适合聚合人群。「返转街道空间」为期4个月的太子台计划,是赛马会「创不同」社会创新实验室「行多步实验室@深水埗」的延伸计划,成员于上月开始接触居于太子台的住户,期望与街坊「共同创造」(co-create)属于他们的社区。早前记者与「返转街道空间」成员到太子台视察,它位于中环至半山自动扶手电梯侧,公众易达,而且街道宽阔,又有café、画廊、设计工作室及一条待古物古蹟办事处评级的百年楼梯,比起附近的私家街,有更大「发展」潜力。成员Hermion说:「英国学者曾指出街道有Link(通道)及Place(举行活动之场所)两个功能,而我们发现太子台比较low link及low place,人流不多,除了放狗以外,都比较少人使用。我们的目标是令这条街变成high place。」

位于西营盘的私家街「常丰里」的长梯,是不少街坊上班上学的通道。正因如此,明爱莫张瑞勤社区中心选择这条私家街为西营盘区的驻点,于去年3月开设一刻社区设计馆(一刻),与居民共同协作建立小社区。馆长龙籍腾(阿龙)说,设计馆成立初期,他们发现常丰里两侧住宅怡丰阁及裕新大厦不少住客都不知道自己拥有这条街,尤其裕新大厦由于出口并非面向常丰里,居民鲜有行经。

拓展私家街的优势之一,是可以直接与业主沟通,谘询居民对街道的需求,比起公家街更加深入。有常丰里的居民反映宠物便溺问题,一刻的同事就立刻在栏杆悬挂辟味的柠檬薄荷盆栽去改善情况。阿龙表示与业主沟通尚算良好,只要活动的装置不会损害到左右两栋物业,并且由「一刻」承担保险责任,业主基本让他们自由发展。阿龙正计划建设苗圃,以及为栏杆加设扶手,这些为私家街度身订做的设施可以长期放置,不是在公家街放置一两天就移除的玩意。

街道需要有人经营,而非把责任外判。这些组织以私家街为活动试点,目的是要令业主更有意识行使道路使用的权利。常丰里的街坊可以一人一贴纸投选出心仪的栏杆设计,正正就是其中一例。社区及公共空间组织只是推手,居民能自发延续活用他们的街道,悉心打理这个客厅,重现旧香港的邻里关係。

文:黄嘉希编辑:梁小玲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相关文章